主页 > 爱情散文 > 正文

跨越,始终无法忘记的你

2022-03-30 21:57:28 来源:纪实文学 点击:7

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一句话,道出爱情的真谛,古往今来,多少的痴男怨女都沉淀其中,即使付出在怎么高昂的代价,却依旧是那么的果断,那么的坚持,仿佛世间的一切,也都无法阻挡我们之间的距离,为了坚守那份纯真,那份天荒地老,那份海枯石烂,一直都深深的嵌在我们的心里。

祝英台为了梁山伯,甘愿放弃一切,放弃所有的荣华富贵,家庭的反对,外界的阻力,在现实的世界里,毫不留情的分开了他们,为了真爱,他们依然选择了为爱献身,在现实里无法企及的幻觉里,相爱的人化作蝴蝶双宿双飞!还有孔雀东南飞里那对,为了至高无上的爱,毅然选择。

想念,真的是一件希奇古怪的玩意它看不见,摸不着,却又让人无限的眷恋,无限的心驰神往!还是苏轼的那首词来得比较实在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,千里孤坟,无处化凄凉,纵是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”还有“你见,或者不见我,我就在那里,不悲不喜;你念,或者不念我,情就在那里,不来不去,你爱,或者不爱我,爱就在那里,不增不减;你跟,或者不跟我,我的手就在你手里,不舍不弃……”在这样冰冷的漫漫长夜里,在着浩瀚无边的寂寞里,轻声念着仓嘉措的《见与不见》,轻轻的深出轻盈的双手,缓缓的接一朵牵挂的浮云,别在相思的发髻,让回忆的温暖,湿润眼角眉梢。此时此刻,想你的心,便如波涛汹涌的潮水一般,涌上心头,泛滥了一地的温柔!

沉默,闭口不言,一个人,静静的,越过俗世的阵阵迷雾,穿过柳外的云烟,我以为,终有一天,可以心如止水,放下那颗想你的心。可是,我错了。我忘记了,凡是有故事的人,总会都有一段不寻常的经历,是的,都会喜欢仓央嘉措的,而我也未能例外。烦躁了很久,也挣扎了许久,天真的以为终于可以把一切都揉进了骨子里的时候,那苍茫的夜色里的一声“见与不见”,终于使我明白:我终究还是做不到那般的淡定从容,心如止水!无论岁月如何流逝,时光多么无情,那颗想念你的心,原来从不曾改变。

于是,经常几乎是常常一个人孤独的锁在寂静的无边黑夜里,用相思研磨,细细描画,在淡淡的墨痕中,寻找曾经散落的温情。然而,曾经的过往,曾经的风花雪月,却都碎成了过眼云烟,纵是千般柔情,万般恩爱,到最后,也只不过只剩下在晓风参阅里反反复复的浅唱低吟。而蓄满了离愁别绪的清词,无论如何吟唱,终是演变成了长亭折柳后留下的无尽苍凉。

不知道,是穿越了几番的挣扎,经历了多少次犹豫不决,才鼓起勇气,走进了彼此;更不知道,要历经多少岁月,才能习惯对你的思念。月照离人泪,隔着天涯,你可以看到了我断肠的心碎?

在优美的曲子也有结束的时候,在华丽的篇章也会有结尾----曲终人散,尘埃落定,我独自坐在记忆的时光里,提笔,一字一句,落笔成殇,却怎么也写不尽我浓浓的思念?

烟雨锁重楼,淡淡溜丝瘦。逃离了喧闹的尘烟,看着窗外无边的夜幕,蜷缩在夜的怀抱里,静静地聆听着岁月流逝的声音,任思念爬满心房。一纸红笺,记录着苍白而凌乱的句子,字字句局,想念依然。然而锦筝无弦难唱,离歌一曲已成殇。小楼深院,西风吹尽,吹不尽的藏在眉弯里的那一抹离愁。一滴胭脂泪,滴落成诗,长成了眉心间永不落下的无限眷恋。一场桃花雨,几番醉相思,每一次忙碌后的抬头,沉吟之间,想问的始终是一句:你可好?

今生,一场偶然的邂逅,终是成了尘梦里难解的眷恋。几次三番,三番几次,终究还是控制不住想你的思绪,你的一举一动,一笑一颦,总还是那么的清晰,那么的历历在目,即使远在天涯海角,仿佛就近在咫尺,也许,你就是我心中的唯一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天津到哪家癫痫病医院医治好
北京癫痫医院在哪里呢